勉子鈴

勉子鈴

勉鈴、緬鈴,屬古人房事輔助用品。外觀是小銅珠狀,有的更小,狀如蠶豆。內部空心,裝有水銀或其它可滾動物品。用法上可女子放入陰道或男子夾於陰莖後交合。在小說《金瓶梅》中第十六回中西門慶曾提此物。

金瓶梅中的記載

“勉鈴”大約正是萬曆年間從緬甸傳來的一種貴重淫器,當時一定成為群眾注意的新事物。 《金瓶梅》作者也特別重視“勉鈴”。第十六回有一首西江月詞賦詠這件東西: “原是番兵出產,逢人薦轉在京。身軀瘦小內玲瓏,得人輕借力,展轉作蟬鳴。解使佳人心顫,慣能助腎威風。號稱金面勇先鋒,戰降功第一,揚名勉子鈴。”
至於這件東西的功效,作者也有說明:
“婦人問道:是什麼東西,怎的把人半邊胳膊都麻了?”西門慶解答道:“這東西名喚做勉鈴,南方緬甸國出來的。好的也值四五兩銀子。先把它放入爐內,然後行事,妙不可言。”
由此可知,這是使婦人肌肉麻木,感覺不敏的東西。放入爐內,是為了加熱。不過從“慣能助腎威風”一句看來,這個東西是用於男根的。但是,在三十八回中,卻說:“西門慶教婦人把勉鈴自放牝內。”這裡就出現了矛盾。再說,這個東西別的記載中都說是“緬鈴”,因為它出於緬甸。
有的版本上爐內的解釋是女性陰戶內部。

歷史記載

現在,我們看看別的記載: “緬鈴薄極,無可比擬。大如小黃豆,內藏鳥液少少許,外裹薄銅七十二層,疑屬鬼神造。以置案頭,不住旋運。握之,令人渾身麻木。收藏稍不謹,輒破。有毫髮破壞,更不可修葺,便無用矣。鳥液出深山坳中,異鳥翔集所遺精液也,瑩潤若珠,最不易得。”
——包楫《南中紀聞》
“滇中有緬鈴,大如龍眼核,得熱氣則自動不休。緬甸男子嵌之於勢,以佐房中之術。惟殺緬夷時活取之,皆良。其市之中國者,皆偽也。彼中名為太極丸。官屬饋遺,公然見之箋牘矣。”
——謝在杭《五雜俎》
以上兩條是明朝人的記錄,正是萬曆年間的著述。
“緬地有淫鳥,其精可助房中之術。有得其淋於石者,以銅裹之如鈴,謂之緬鈴。餘歸田後,有人以一鈴來售,大如龍眼,四周無縫,不知其真偽。而握入手,稍得暖氣,則鈴自動,切切如有聲,置於几案則止,亦一奇也。餘無所用,乃還之。”
——趙翼《簷曝雜記》
以上是清朝乾隆、嘉慶年間的記錄,可知當時還有此物。
底下是現代人鄧之誠的一條轉錄:
“滇南有樹,名曰鵲不停。枳棘滿林,群鳥皆避去,不復下。惟鴞之交也,則棲止而萃其上。精溢於樹則生瘤焉。士人斫瘤成丸,大如鳥卵,一近人肌膚,輒自相跳躍,相傳閨閣中密用。然滇中殊貴重,不能多得也。見陳尚古《簪雲樓雜說》。鵲不停,即緬鈴,一名太極丸。
鴞,或謂應作鵬。 ”
——鄧之誠《骨董瑣記》

本篇發表於 Ben Wa Ball 收陰球/藝妓球 並標籤為 , , 。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。

發表迴響